洛杉矶数千名网约车司机罢工抗议,敦促乘客不要用app

文章正文
2019-03-27 17:17

[摘要]网约车行业目前正处在一个转折点上。Uber和Lyft正准备IPO,成为上市公司。它们的早期投资者将在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。与此同时,司机说自己正在艰难维持生计。

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,本周一,洛杉矶的Uber和Lyft司机进行了为期一天的罢工,他们拒绝载客,以抗议Uber近期在该地区做出的一个决定:把司机每英里的开车收入削减25%。

上周,在洛杉矶县和奥兰治县的部分地区,Uber将司机每英里的开车收入削减了25%。本来司机每英里可以赚80美分(约合人民币5.3元),现在降低到了60美分。很多司机要维持生计已经很艰难,降薪决定对他们是个沉重打击。

在洛杉矶郊区的Uber办公楼外,大量司机涌上街道,喊着口号。他们要求乘客在本周一使用公共交通工具,不要用网约车app。

“请帮助我们终结新政策的奴役,”参与组织罢工的司机凯达拉(Sinakhone Keodara)在推特上发帖说。

网约车行业目前正处在一个转折点上。Uber和Lyft正准备IPO,成为上市公司。它们的早期投资者将在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。与此同时,司机说自己正在艰难维持生计。

Uber和Lyft司机的身份是独立承包商,所以无法享受公司员工的福利,无法算加班工资,连最低工资保障也享受不到,更不用说联邦法律赋予的工会权利了。本周一罢工表明,Uber和Lyft的司机愿意以某种方式组织起来,提出他们的要求,并且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手里的筹码——美国“招工难”现象越来越严重。

加薪:司机们真正的诉求

洛杉矶司机不仅希望Uber取消降薪政策,还想获得加薪。

尽管Uber和Lyft的司机都在罢工,但他们主要抗议的是Uber最近对洛杉矶地区司机的减薪政策。

凯达拉和其他组织者都是网约车司机联盟(Ride Share Drivers United)的成员,这是一个非营利组织,为全球各地的网约车app司机提供帮助。该组织已在洛杉矶活跃了好几年,之前也曾组织过罢工,但成员不多,影响力有限。不过这种情况最近发生了变化。

在过去两年中,该组织的成员从300名增加到大约3000名。

“我们是一群独立的司机,自己组织起来,和世界上最强大、最有钱的一些科技公司对抗,”Uber司机妮可·摩尔(Nicole Moore)上周在推特上发布罢工消息的时候说。 “这些科技公司正在削减我们的收入,以便他们在IPO时赚大钱。”

罢工司机要求Uber取消25%的降薪政策,保证司机每小时最少赚28美元。

Uber的发言人本周一告诉媒体,该公司已经修改了薪酬计算方式,所以司机的收入与公司9月份提高费率之前大致是相同的。但Uber没有回答是否会考虑罢工司机的要求,也就是取消降薪政策,并确保他们每小时至少赚28美元。

“司机告诉我们,推广机会对他们很重要,所以我们推出了Quest推广功能,同时也改变了每分钟、每英里的车费率以及起步价,”Uber发言人在给媒体的声明中说。 “这些变化将使得车费率与9月份的情况相当,现在司机还可以建立最适合自己日程的模型,以便更好地控制他们的收入。”

而在洛杉矶罢工的司机表示,车费率与6个月前相同并不符合他们的要求。

目前还不清楚司机的要求是否可以通过罢工而得到满足,但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自己会成功。毕竟纽约市的司机已经证明,组建工会并不是劳动者获得更高薪酬的唯一途径。

底薪:纽约司机抗争的成果

纽约市的司机已经迫使Uber和Lyft给他们付“底薪”了。

对于初创公司的投资者而言,网约车app的爆炸式增长是件大好事,但是对于网约车司机来说,就未必有那么好了。

在纽约市,网约车公司的疯狂增长给该市的出租车司机带来了严重的财务压力,结果所有司机都陷入了激烈竞争,难以过上体面的生活。

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机构的经济学家在去年7月份发布了一份报告,其中包含一些薪资数据。报告的结论令人惊讶:在纽约开网约车并不适合那些想赚外快的人。

在所有的网约车司机中,超过一半的人全天都在接单,大约一半人有子女需要抚养。但他们的收入非常低。低到什么程度呢?40%的司机有获得医疗补助的资格,大约18%的司机有获得食品券的资格。

报告显示,纽约网约车司机每小时收入的中位数约为14美元。“网约车公司只要调整起步价,就能轻松覆盖司机酬劳的增加,这对乘客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不方便。”

在该报告的帮助下,司机在去年12月份说服了纽约官员,通过了全美第一个网约车司机最低偿付标准,美国四大网约车公司Uber、Lyft、Juno和Via在纽约的司机都能享受这个政策。

从今年1月开始,网约车公司需要以每小时17.22美元(扣除费用后)的价格付给司机钱 ,比之前的平均值高出大约5美元——独立驾驶员协会(Independent Drivers Guild,会员中有7万纽约网约车司机)的资料称,之前的平均值是 11.90美元。该协会预计,新规定可以让全职司机每年增收9600美元。 (Lyft和Juno现在已经起诉该市,称新的车费率有利于Uber。各公司使用不同的公式来满足最低时薪要求。)

由于Uber和Lyft司机的身份是独立承包商,而非员工,因此他们得不到城市最低时薪要求的保障(纽约现在的最低时薪是15美元)。但新的规定堵上了这个漏洞,确保司机收入至少能达到最低工资标准,还能高出两三美元,算是对工资税和带薪休假的弥补。

Uber和Lyft当然对新规定持反对态度,称这会危害竞争,导致司机对接单挑三拣四。Lyft和Juno起诉纽约一事表明,公司还在抗争。

招工难:司机手中的筹码

网约车司机提出的要求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多。因为随着“招工难”问题越来越严重,抢夺劳动力的竞争也变得日趋激烈。

司机们明白现在他们有多大的筹码。

美国经济目前正在经历严重的劳动力短缺。没有足够的工人来填补所有岗位。

近一年来,每个月的岗位空缺数量一直高于求职人数 ——自劳工部20年前开始统计工作流动率以来,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。

根据美国劳工部本月早些时候公布的数据,截至1月底,美国经济有760万个工作岗位缺人,但只有650万人在找工作。这是连续第11个月岗位空缺数量高于求职者人数。而且每个月两者的差距都在扩大。

近年来,雇主一直抱怨技术工人短缺,特别是在STEM(科学、技术、工程和数学)领域拥有高级学位的工人。而现在,几乎每个行业都存在劳动力短缺问题,而且蓝领工人比大学生更难招。

最难招的不再是计算机工程师,而是家庭护工、餐馆和酒店服务员。这是因为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上了大学,毕业后从事专业工作,而蓝领阶层的婴儿潮一代人正在退休。

因此,至少是现在,低技能工人在劳动力市场中拥有了最大的筹码。Uber和Lyft的司机现在要找其他工作并不会太困难 —— 所以,现在正好是美国蓝领阶层对工资、福利和待遇提出要求的最佳时机。(腾讯科技编译/Kathy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    
—— 推荐 ——